2010年1月29日 星期五

2010 我在築橋

 
「鴻溝」跟「斷裂」 這兩個用詞,使用的時候總讓人感到特別激情與興奮。因為有一種分離或距離感在,就像面對天際線的港口。
我發現閱讀時,也會存在著「溝」,不過不是不可跨越的鴻溝,而是多花點時間就可以渡過的大大小小溝。就溝這個字本身寓意也很有彈性,小如水溝、大到如黑水溝(台灣海峽)皆是。

而個體就像一座小島,透過跨越周圍的大小溝,增廣見聞。
一直以來小島向四周不斷築橋,以書本當材料,築一座座邁向知識島嶼的橋。
每築一點就可以看的越近,彼岸的輪廓就越清晰。而不同的書籍帶領我至不同的知識島,有些歷史悠久、有些才剛形成、有些仍在煙霧瀰漫中抓摸不清、有些我則已能在巷弄間自由進出。

龔老師說:在群書中瀏覽猶如在山峰間跳躍。
我想,也像在島嶼間自由跨越。

PS. 自從09年12月初的第一階段口試完後,我終於有較完整的時間可以運用。
剛好暫時不用寫論文也沒要做展覽,所以我就把時間通通花在看書上。


 論文大綱口試現場 口委:林逸青老師、龔義昭老師、黃建宏老師 (由右至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