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日 星期五

整理4月的頭腦 - "介入"

這個4月不太一樣

沒時間旅行
但從月初到月底一直在台灣西半部 進行有目的性的移動
台北 <-> 板橋 <-> 桃園 <-> 台中 <-> 彰化 <-> 台南 <-> 高雄

沒時間閱讀
但多了許多與不同領域的人交談 . 討論的機會
2004年台北雙年展策展人 . 乒乓新興策展人 . 紐約的策展人 . 豆皮老闆
簡老師 . 龔老師 . 來倉庫拍片的年輕導演 . 年經的紀錄片導演...等

在某個程度上看來 這樣的充實是可貴的!
但也需要稍做整理 才不會一溜煙就消失了..
##ReadMore##
--------------------------------------------

所以我試著談 "介入"

月初的評圖展期間 一直收到從豆皮寄來 關於 "旗津舢舨船事件" 的信
這個社會事件對我來說是有感的 但我無法立即做出回應
因而讓我陷入了有關 "藝術介入社會" 的思索..

在豆皮 湯皇珍老師的展覽座談中 簡上淇老師使用德國哲學博士的背景討論著
湯老師的現場行為表演 他試著用精準的語言討論她的不精準作品
這是有難度的 不過這也是討論藝術迷人之處
總之 這是個相談盛歡的座談 ~
聽著簡老師精采詮釋那個不精準的當下 我仍掛心於"舢舨船事件"
於是我岔了題! 我提出了藝術介入社會的問題
然而 對簡老師和秋兒而言 藝術沒有介入的問題 因為我們已經在裡面了 !
當然 對秋兒來說 他所經營的豆皮 長期下來的發展脈絡是具社會性的
他的所有行動(包括直接和間接) 都是在社會裡面沒錯 !
而且經驗證明 社會行動裡總是有著許多藝術的形式 ~
就簡老師而言 藝術的"創造"性 高於一切
如果只把藝術當作回應社會事件的手法
那只會淪於一種 "演出" 或 "再現" 而無法達到 "創造" 的高度
當然 這樣的觀點我們都很清楚 尤其對於一個哲學家來說
所以他也不討論介入 他認為藝術將再創造新的社會價值 而這點比介入更重要 !

隔天 我到了台南
回到當初 "練功" 用的南大藝術特區 上龔義昭老師的課
老師已經準備好回應我的問題了
就龔老師而言 "介入" 發生在2個對象 "之間"
而這個"之間"是存在的 它讓我們可以製造想像
我延伸解讀 在主體之外和其他客體 "之間" 都存在著介入的可能
不過 這需要有 "意識到" 才行
於是 秋兒跟舢舨船事件 "之間" 有了介入的想像 (即使秋兒不喜歡介入這個詞)
而且他 "意識" 到了
他在這個 "之間"(主體與事件) 進行了他的串連行動 (反對政府粗糙行使公權力)

介入存在於2個對象之間
所以對象之間有了空間 (包括斷裂 . 鴻溝 . 深淵)
在此空間 創作就有了可能! 更直接的說 介入就有了創造的可能 !

而行動指向著事件 就是介入方式的一種
所以秋兒的串聯行動裡是有創造性的成分 (或創造的可能)

那下回遇到新的事件時我該怎麼做呢? 我自少要先主動 "意識" 到它。

旗津舢舨船事件 http://blog.xuite.net/dogpig.art/xox333/23258420#12647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