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2日 星期五

都市原住民 - 撒屋瓦知部落


                    看似與世無爭的美景 細看即能發現眼前這片平地 就是被拆除的現場

前情提要 :
這學期修了一堂 跨領域藝術研究 的課
老師每個月會邀請1位不同領域的創作者來跟我們分享.討論.上課...等
其中有一次是 許淑真藝術家來跟我們分享她的跨領域創作
而她當初正積極參與 捍衛"撒屋瓦知部落"運動
也留下了讓人想一探究竟的動力

剛好這週我要前往桃園撤展 也剛好東尼那幾天會留在桃園
於是我倆便決定前往位於桃園大溪的 撒屋瓦知部落
##ReadMore##
歷史簡述 :
大概約27年前 由花蓮來西部工作的阿美族人發現了這塊位於大漢溪畔的土地
都市生活讓他們不適 於是紛紛搬進這裡 打造成原鄉的居住環境和生活型態
27年來他們在此過著半工半農.自給自足的生活 講著自己的語言和相處模式
而就在今年3
桃園縣政府為了興建自行車步道 強制拆離了這個部落!
在毫無溝通協商之下 迅速將全部房舍移平!!

現今狀況 :
透過學者專家、文化人士、社運人士、學生等人的協助
被拆離的原住民們 組成了一個新的部落 取名為 撒屋瓦知(河邊)部落
在原地旁的小丘重建家園 並積極與縣政府爭取土地與賠償
如同布條上寫著的 : 自行車步道與部落是可以共存的!

撒屋瓦知部落 - 最年輕、最小、與最老的部落
最年輕 : 成立至今約2個月 (原本的聚落並沒有命名)
最小 : 總共只有13戶人家 和1間教會
最老 : 平均年齡60歲 且保留了最傳統的阿美族生活型態 與 農耕魚池技術


                                         渡了溪後回首看一下來時路 / 芒草後方隱約的部落

5/18日下午 我和東尼搭乘著前往大溪的客運
"大概在武陵橋下" 這是唯一較明確目標
其餘的就是到了那裡再說、再看、再想、再打算
車子過了橋後 我們下車走到河床尋找部落
隱約的 我看見對岸有一處小聚落 !
顯然 我們剛不該過橋...
看著眼前大漢溪的河水 還好這幾週沒下雨 水流並不湍急
於是我們在被河流切割的河床爬上爬下 踩著石頭跳來跳去 過溪了 !


                                                      阿美族人的菜園 / 撒屋瓦知部落的路口

過了溪後 一隻小旗子引領著我們穿過河邊芒草 來到了部落的下方
那裡是他們的菜園 坐在菜寮休息的原住民朋友指著部落的方向
他一開始還以為我們是去溪邊抓魚的..
聽到我們渡溪過來 還真覺得不可思議
(後來晚上跟大夥閒聊時 才發現我們是第一個這樣來部落的人!)

走過菜園 就到了部落的真正路口了 而自行車道也已建了一半..


                   走進部落的右方是帳棚區 / 左方是族人開會.吃飯.討論.取暖的聚會區

帶著微笑 點頭 再點頭
這是每次進入一個新環境或新團體時 表達友善的低姿態
透過簡單的交談 新朋友就倒了2杯保力達B過來.. 並且開始幫我們簡單的介紹
因為沒有事先計畫來了之後要做些什麼 看完現場狀況 我們就決定留下來幫忙~


                                                                            聚會區裡的部落紀錄

這裡大多的資源是捐贈或是2手的 包括建材也是
也因為他們大多都有工地經驗 所以自己蓋房子並不難
而我們能做的就是幫忙搬材料 點算材料 分配材料 文書紀錄...等

整個部落每戶一起幫忙重建 分工找材料並一同搭建 且輪流開伙一起吃飯
所以大致上看來每戶進度都差不多


                  重建中的部落房舍 / 建築方式是樸實節儉的、就地取材的、再利用的

傍晚跟族人一起吃完晚餐後
我和東尼走在大漢溪旁的河堤 討論著藝術與社會 精英與大眾 主流與邊緣..
晚上的風吹起惱人的問題 看似理出的答案 又被風連著問題一起帶走了..

回到部落的聚會區
突然驚見熟悉的面孔向我們招手 原來是許淑真老師剛好也來了呀!
在許老師身旁的是盧建銘老師 他們倆近年來合作許多關於生態與社區的創作~
而盧老師更是撒屋瓦知部落 從被拆除前到部落重建一直幫忙的專家學者
在聚會區的交談中
從老師口中得到歷史與知識 從長者那聽到故事和軼聞 夾雜著族人幽默的趣事
這裡就成了生活教室 是互相學習的場地 也是故事流傳的開始


                          重建中的部落房舍 / 族人睡了2個多月的帳棚區(我們也睡裡面)

這兩天跟他們一起吃飯 睡他們的帳棚 喝保力達B和自釀米酒
看似只帶回不同文化經驗 和勞動的體驗
實則得到的更多、更多無法付諸於文字的感受
這需要一些時間沉澱..

可以確定的是 主動參與這事件 是深具意義的 而後續的影響 將會是往前推動的


延伸閱讀 :
  撒屋瓦知 (saowac) 部落生活手札
  http://blog.roodo.com/saowac/
《以大漢溪河岸阿美群的文化發展,為撒烏瓦知部落請命》文/盧建銘
  http://www.dfun.com.tw/?p=10729
《植物新樂園:從菜園中誕生》 許淑真+盧建銘 個展
  http://www.slyart.com.tw/expo2009/0418/xyz.html

2009年5月11日 星期一

「華麗的假期」電影放映暨座談會



一部打破韓國電影史上最高動員觀影人數紀錄的電影
一部紀錄著由庶民承載歷史共業的電影
一部值得台灣人「閱讀」的韓國電影
一部連影評人都哭了的電影
值得你一同品味


我被這段簡潔的話語給吸引
於是週六下午(5/2日) 前往中興大學參加了
由中部青年聯盟(中部野草莓學運) 所舉辦的這個活動
##ReadMore##
整部片看下來
我幾乎有一半的時間都在拭淚 而且現場的所有觀眾都跟我一樣..
到底是怎樣的一部電影
讓所有韓國人都非看不可 讓其他民族的人們也能跟他們一起落淚呢?

「華麗的假期」是一部以劇情片方式呈現的紀錄史實電影
它紀錄了 發生在1980年的 "光州事件" (518事件)
是韓國跨越成真正民主.人權國家的重要運動
當時光州的人們 勇敢面對來至軍方的暴力鎮壓(戒嚴)
以犧牲的鮮血換取全韓國的自由民主化!
這樣相似的歷史經驗對於台灣是熟悉的 (如228事件 . 白色恐怖)
但沒有人願意教我們正視它.. 甚至演變到最後 它只變成一個國定假日而已...

《華麗的假期》不斷地讓人物作出選擇,諸如:面對向你求救的人們,若你救他你可能會被戒嚴軍逮捕,你會怎麼做?面對還有一絲生命跡象的傷患,身為一名醫生若鼓起勇氣救他可能會被射殺,你會怎麼做?面對父親被射殺身亡無力再抱他逃亡的孩子,若你救他自己可能也會犧牲,你會怎麼做?面對朋友在你面前將要被戒嚴軍刺死,身為一名以救人為己任毫不畏懼的護士,你身邊正好有槍,你會怎麼做?面對自己的父親、丈夫、愛人、兒子準備為你居住的城市慷慨赴義,你會怎麼做?面對痛失愛子的瞎眼老婦,你是否會告訴她真相?當你面對上百枚子彈,卻被誤以為是暴民,你會選擇棄械投降,還是舉槍自清?……《華麗的假期》就是這麼真實地讓人物面對這些事件,讓觀眾面對這些事情,不用太多的複雜言語,也沒有炫目的特效,平實地展現韓國人身為韓國人永遠不敢忘記的歷史教訓;在觀看的過程裡,我們只能選擇痛哭,他們卻沒有悲情;台灣只能選擇逃避這樣的話題,或是被渲染而冠上族群分裂與話題炒作,韓國卻能以最勇敢、最華麗的姿態,告訴後代,我們都不會忘記──「華麗的假期」。

看完這部電影 你很容易就能明白 為何韓國學生運動會如此強悍
為何經典賽時韓國人勇敢且驕傲的在日本投手丘插上國旗
為何他們能夠反美反日的那麼徹底
因為他們正視 "歷史" 而且勇敢的檢視歷史
向歷史學習 然後才能往前邁進

相較之下 台灣在教育上對於政治.歷史的陌生(迴避.扭曲) 導致我們的軟弱
我們的教育 教的是打經典賽前先向日本隊的教頭(王貞治)行禮
我們不懂的批判與辨證 我們以合為貴 賺錢第一
沒有歷史 就沒有文化 沒有文化 就沒有身份
於是我們披著華麗的經濟外衣 裡頭卻是貧瘠的文化本質

這樣
我們如何與人競爭呀!?

光州事件 -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5%89%E5%B7%9E%E4%BA%8B%E4%BB%B6

2009年5月7日 星期四

第7屆 桃源創作獎



[ 創作就是力量 當代藝術家就是狙擊手 ]
The 7th Taoyuan Creation Award

展覽日期 : 2009/4/23 ~ 5/17
展覽地點 : 桃園縣政府文化局 第二展覽室

72日 行為9 / 紀紐約 / 第7屆桃源獎 入選 / 桃園縣政府文化局
 

2009年5月1日 星期五

整理4月的頭腦 - "介入"

這個4月不太一樣

沒時間旅行
但從月初到月底一直在台灣西半部 進行有目的性的移動
台北 <-> 板橋 <-> 桃園 <-> 台中 <-> 彰化 <-> 台南 <-> 高雄

沒時間閱讀
但多了許多與不同領域的人交談 . 討論的機會
2004年台北雙年展策展人 . 乒乓新興策展人 . 紐約的策展人 . 豆皮老闆
簡老師 . 龔老師 . 來倉庫拍片的年輕導演 . 年經的紀錄片導演...等

在某個程度上看來 這樣的充實是可貴的!
但也需要稍做整理 才不會一溜煙就消失了..
##ReadMore##
--------------------------------------------

所以我試著談 "介入"

月初的評圖展期間 一直收到從豆皮寄來 關於 "旗津舢舨船事件" 的信
這個社會事件對我來說是有感的 但我無法立即做出回應
因而讓我陷入了有關 "藝術介入社會" 的思索..

在豆皮 湯皇珍老師的展覽座談中 簡上淇老師使用德國哲學博士的背景討論著
湯老師的現場行為表演 他試著用精準的語言討論她的不精準作品
這是有難度的 不過這也是討論藝術迷人之處
總之 這是個相談盛歡的座談 ~
聽著簡老師精采詮釋那個不精準的當下 我仍掛心於"舢舨船事件"
於是我岔了題! 我提出了藝術介入社會的問題
然而 對簡老師和秋兒而言 藝術沒有介入的問題 因為我們已經在裡面了 !
當然 對秋兒來說 他所經營的豆皮 長期下來的發展脈絡是具社會性的
他的所有行動(包括直接和間接) 都是在社會裡面沒錯 !
而且經驗證明 社會行動裡總是有著許多藝術的形式 ~
就簡老師而言 藝術的"創造"性 高於一切
如果只把藝術當作回應社會事件的手法
那只會淪於一種 "演出" 或 "再現" 而無法達到 "創造" 的高度
當然 這樣的觀點我們都很清楚 尤其對於一個哲學家來說
所以他也不討論介入 他認為藝術將再創造新的社會價值 而這點比介入更重要 !

隔天 我到了台南
回到當初 "練功" 用的南大藝術特區 上龔義昭老師的課
老師已經準備好回應我的問題了
就龔老師而言 "介入" 發生在2個對象 "之間"
而這個"之間"是存在的 它讓我們可以製造想像
我延伸解讀 在主體之外和其他客體 "之間" 都存在著介入的可能
不過 這需要有 "意識到" 才行
於是 秋兒跟舢舨船事件 "之間" 有了介入的想像 (即使秋兒不喜歡介入這個詞)
而且他 "意識" 到了
他在這個 "之間"(主體與事件) 進行了他的串連行動 (反對政府粗糙行使公權力)

介入存在於2個對象之間
所以對象之間有了空間 (包括斷裂 . 鴻溝 . 深淵)
在此空間 創作就有了可能! 更直接的說 介入就有了創造的可能 !

而行動指向著事件 就是介入方式的一種
所以秋兒的串聯行動裡是有創造性的成分 (或創造的可能)

那下回遇到新的事件時我該怎麼做呢? 我自少要先主動 "意識" 到它。

旗津舢舨船事件 http://blog.xuite.net/dogpig.art/xox333/23258420#12647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