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14日 星期五

日子

一天一天過...
追逐著 不敢喘息

週四如往常般去東海聽課
下午順便逛了幾間書店 買了大陸美學書 也訂了2本繁體書
買書找書是件享受的事
有點像在尋寶
即便剛買到還沒讀 心中也容易有股踏實感 好像我拿到它就已經得到知識了
因為我是那種買了書不讀完不甘心的人
傍晚回彰化後
隨即被同學們邀去打保齡球
打保齡球!? 那不是國中的事嗎
騎到隱密小路裡的彰化保齡球館
天啊 彷彿踏進陳界仁的錄像作品裡 只是這理是偏黃的低彩度
沒有客人的球道 冷清的櫃檯 櫃檯旁玩大老二的中年男子們 以及旁邊電視直撥
83奧運資格賽-中華南非小戰
泛黃的物件佔滿視線 只有電視內容透露著我們還活在現實世界
所有事情有如電視裡的中非小戰一樣
激情過後僅存的必須維持

蹦! 碰! 蹦! 保齡球不斷的著地聲 加上同學們青春愉悅的歡樂聲
仍舊無法讓此地重生 它依然維持著她的泛黃色彩與那有過激情的小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