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19日 星期五

試著寫一些關於"好冏"聯展的文字

 
好冏
以年輕人的說法 當人們處與某種尷尬時 所出現的特殊表情
以新一代火星文式象形符號 呈現 " 冏 " 的圖示
最後演變成一種新世代慣用語
但它是區域性格的 只有使用繁體文的人們會使用它
顯然它是屬於台灣文化獨有的...

而當我們創作時 試圖將某種私密事件揭露
一個關於個人獨有的秘密告訴大家
在找尋它時 我們也往往處於冏境...
那隻上天傳達遞訊息給藝術家的小黑鳥怎還不來 ?
我們總是期待牠飛來耳旁的那一刻 1

當經歷如此微妙變化後 或許我們已完成階段性作品
而作品中那不可言諭的部份 它是存在的 亦是某種精隨
但面對大眾時 它也常讓我們覺得好冏...


------------------------------
註1
16世紀文藝復新時代 人們把藝術家﹑詩人 分在"七藝"之外
因為七藝是可透過學習 或理性思考而學成
但藝術家或詩人 是無法按部就班學習的
而是透過上天派來的小黑鳥 告訴我們 (天啟)
可能是一些靈感 直覺 本能
其實就是某種天才說
七藝即﹕文法學﹑修辭學﹑辨證法(邏輯學)﹑算術﹑幾何學﹑天文學和音樂